顶部装有带雕饰却富含韵律的老挝大红酸枝圈椅

  • A+

    一、造型和装饰特征

    清代宫殿中的紫檀家具大致可分为两类:

  &nb中山大红酸枝sp; 第一类,造型威严厚重,一般出自清宫造办处来自广东的工匠之手,在清代宫廷家具中占据主导地位。

    第二类,造型文雅秀美,多出自造办处来自苏州等江南地区的工匠之手,从这些家具上往往可以看到明式家具的遗韵。

    广式风格的宫廷紫檀家具造型以厚重为主,整体较为夸张,腿足多为刚劲挺阔的方回纹马蹄足,高束腰或特高束腰,束腰上下一般都有托腮,分雕仰莲纹和俯莲纹(俗称“巴达马”),为典型的须弥座形式或变体蕉叶纹。不少家具在顶部装有带雕饰的部件,看上去类似帽子。受西洋风格影响,有些家具部件的造型源于西洋古典建筑。在装饰上,常镶嵌色泽艳丽、对比强烈的材料,如画琺瑯、掐丝琺瑯、大理石等。金属饰件则多为錾花鎏金。广式风格的宫廷紫檀家具的雕饰最常见的有两类,一是江崖、海水、云龙等中式图案,二是卷草、蔷薇、大贝壳等西洋图案。

高型家具的雏形

高型桌案的形象最早可见于汉代墓室画像石,是平民日常劳作或商业交易时的辅助家具,与垂足坐起居方式毫不相关,只是能够说明本土不发展高型家具并非因为对高型家具的无知。壁画中“几”、“案”的图像不早于隋代敦煌壁画。隋代《维摩诘经变》、《观无量寿经变》、《父母恩重经变》等图像中发现的隋代“几”多为壸门榻式样,表现的应该是南北朝时期就已经出现的家具样式[8]。唐代敦煌壁画上出现大量高型桌案图像,大都为带衣(披)的形象。唐代对桌案的记载多为“案”或“几案”,是低座时代文化的延续。有证据显示唐代的桌案可能已经出现带束腰的形式,唐代卢棱伽的《六尊者像》(《十八罗汉图》仅存六幅,此图非常可能是北宋的摹本)展现了最早的束腰案形象(图2-19)。

    苏式风格的宫廷紫檀家具造型轻盈文雅,有明大红酸枝怎么保养式苏作(苏州地区制作)家具的遗风。这类家具的结构形式和工艺手法多与明式家具相同,如圆与圆的实肩相交攒做或虚肩相交攒做(俗称“蛤蟆肩”)。与色彩对比强烈的广式风格宫廷紫檀家具截然不同的是,苏式宫廷紫檀家具追求含蓄的装饰风格,富有文人气质。常见的镶嵌材料有素面瘿子板、竹、玉等。雕饰的图案多为几何纹、古玉纹等,有的仅以髹素漆为装饰,外观简洁却富含韵律,温文尔雅。


国寿荷韵沙发——详情特页-产品3

    二、用料特征

    从清宫紫檀家具的用料来看,极尽奢侈或大红酸枝方桌过分节省的都有。奢侈者,有令人瞠目的“木头垛”式家具(“木头垛”是传统木器行业俚语,比喻用料过于奢侈,就像堆积在一起的木头垛)。而节省者,甚至过于“苦”、“啬”(“苦”、“啬”也是行业俚语,形容用料过于吝啬,太细,太薄),乃至强度不足。

    清宫里亦有少数家具是用紫檀与软木搭配制作的,如本书收录的第一件紫檀黑漆褡裢式炕桌,即是以软木做桌面,腿足、大边的边框和牙子用紫檀制作。实物调查亦证实,清代宫廷中的紫檀家具有一定比例的制品是包镶的,即以软木为心,外包紫檀木板。

    总之,清代宫廷家具的用料方式看似无定规,但仔细分析归纳,仍可根据制作时期和流派发现其内在的规律。

    1.用料的时期性差异

    康熙、雍正两朝励精图治,力倡节俭,家具中不少是软木髹漆的或是软木与紫檀搭配制成。乾隆时期百业兴旺,国力充实,家具用料亦十分奢靡。到了乾隆晚期,紫檀料行将用尽,且亦未有新来源,这时期做了不少紫檀包镶家具,既节省了紫檀,又不失排场,可谓一举两得。

    2.用料的理念性差异

    广式风格家具与苏式风格家具分属于两个流派,其制作理念存在根本性的差大红酸枝圈椅异。 广式风格讲究“彻活儿”,制作家具时,不分主次部件,一律以“彻头彻尾”的精选紫檀整料制作,连抽屉帮、后背板等小部件或暗处的部件亦不例外。而苏式风格则讲究“好钢用在刀刃上”,不少家具是用软木与紫檀搭配制作的。

    广式家具的部件往往采用“一木联做”、“整木挖做”。即使很大的部件也常用一块大料整挖,很少用小料拼接。苏州工匠善于利用小木料组成大部件,常见的做法有“攒做”、“拼接”等。 广式风格的紫檀家具,还普遍存在因用料过于粗大而使某些部件显得笨拙,不得不在工艺、装饰上加以掩饰的现象。与广式做法截然相反,苏式风格的紫檀家具保留了明式家具以小拼大的传统工艺手法,如“跺边做”、“攒做”等。本书收录的第一件紫檀黑漆褡裢式炕桌,桌面下的牙子就是用很薄的木条制成,与桌面形成“跺边”,造成宽大的效果。


    三、工艺特征

    根据工艺特点,木器家具可以分为两类:一类称为“行活”家具,指的是适应日常需要而制作的商品家具。另一类是特制家具,不计工本,雇用能工巧匠专门定制。两者的追求有本质差别。因此在式样、结构设计、选料用料方式、制作工艺等方面都有明显不同。

“椅子”的名称最早见于唐代《济渎庙北海坛祭器杂物铭》碑阴所记“绳床十,注:内四椅子。”而最早的形象在距唐一百多年前的北魏石刻和壁画上已经出现。这些石刻和壁画中的椅子就是历史文献中佛教徒常用的“绳床”,最早见于敦煌莫高窟196窟唐代壁画中的扶手椅

图2-19 唐代卢棱伽《六尊者像》中带束腰案摹本

    宫廷家具自然是特制品,其独有的细腻质感,使人从外观上即可感受到与“行活”家具的不同。一个重要原因是其在制作过程中采用了特殊工艺,这种工艺可称为“大内紫檀作工”。不仅有制作工艺的特殊之处,更要求加工手法的老挝大红酸枝圈椅精湛、细腻,每道工序一招一式都要完全到位。

    以下分析介绍几项最具代表性的工艺特征。

    1.暗榫

    清代宫廷家具中,不论广式风格还是苏式风格,都很少见到透榫。显然是当时主理造办处的官员作了统一规定。采用暗榫结构,家具表面没有暴露的榫头,看上去平整利落,更为完美,显示出皇室家具的与众不同。

    2.倒棱

    倒棱也称“倒楞”,指的是将方硬的棱角适度地修圆磨光。 倒棱是传统木工的一项基本功。常言道:“木匠不倒棱,功夫没学成”。但是,在一般情况东阳大红酸枝家具下,木匠祇是将看得见摸得着的部件作倒棱处理,对於其他部件则听之任之了。而清代皇家造办处的工匠,在制作紫檀家具时,对所有部件一律倒棱,而且倒棱的弧度更大,更圆润。

“墩”的形象,最早也是在北魏佛窟壁画上出现的。作为佛座的一种类型,胡文彦先生认为其主要有腰鼓形和方形两类。不过就其形式而言,方形的坐具与腰鼓形墩差异太大,古人对不同形体的物件往往命名不同。笔者认为方形的坐具是杌子的前身,不能称为方形墩。腰鼓形墩还有种称谓是“筌蹄”,最早见于龙门莲花洞北魏菩萨的藤编坐墩。《梁书》记载南朝梁武帝末年侯景叛乱夺得帝位后,“常设胡床及筌蹄著靴垂脚坐”。可见垂脚坐墩在汉地属于不合礼仪的异行。但筌蹄逐渐被接受成为墩,墩的形象也从中间束腰的筌蹄变为中间鼓上下收的汉鼓样式。方座的最早形象见于敦煌257窟北魏壁画,中国的坐具“床榻”和外来佛教的方形坐具在造型和功用上接近、容易结合,除了形成新形制的床榻外,还产生了后世常用的“方杌”。根据《宋史》记载,北宋皇帝对官员赐坐时,只有宰相才能用“杌”,其他官员只能用墩。可见“杌”的出身较“墩”更高贵,所以使用时发挥了它阶层象征的功能 。

    3.穿带

    清代宫廷紫檀家具穿带的用料与家具本身用料一致,也是精选的紫檀料。其次,与边框连接多采用割肩方式。再次,制作手法认真精细,而且一定有倒棱。有些广式风格的宫廷紫檀家具,甚至在穿带与边框上起阳线,工艺之精,令人叹为观止。

    4.工艺和结构

    清代宫廷的苏式紫檀家具和广式紫檀家具有一些各自的特征。例如,多数的苏式紫檀家具髹漆里,即在家具相应部位,如桌、案的面子下面,坐具的座面下面,柜门内等看不见的部位披麻或披布,再掛灰髹漆。其用料和工艺有的与明式苏作家具相同,有的则更为讲究,甚至用鹿角霜调制漆灰。而广式紫檀家具则未见一例髹漆。再如,苏式紫檀家具中的坐具和卧具(包括宝座、椅、凳、墩、牀、榻等)几乎都是藤编软屉的座面,而广式紫檀家具则多是硬板座面。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清代制作的宫廷家具,不论是出自紫禁城内造办处的工匠之手,还是来自各地的贡品,除极个别外,都未刻款识。

(中国古典家具网编辑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