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家具在回溯宋以前的家具变异的基因

  • A+

    从年代的概念讲,民国即指1911年至1949年这段时间,凡此间生产制作的家具均属民国家具。民国家具最主要的特征吸收了欧洲家具的一些特点,说到底,就是在清代传统家具的基础上吸纳了典型的“洋符号”,从而形成不中不西、亦中亦西的风格,这类家具可以代表民国家具这段时间的时尚审美。找到这些“洋符号”,等于找到明清古典家具变异的基因,同时为新世纪家具的设计与制作提供一个“剖面图”。.

古风源流

一 回溯宋以前的家具

“河姆渡遗址出土带榫卯的木构件共有数十件,都是垂直相交的榫卯。”[1]25早期由石制的斧、扁铲、凿辅以及木槌等工具完成榫卯制作,是实现造物合理性的比较简单的物质技术。春秋战国时期铁工具逐渐普及,这不仅使大土地的开发成为可能,而且也使解木、平木的技能逐渐提高,造物能力得到显著提高。南北朝时期对西亚地区精钢冶炼技术的引进,使铁工具更加锋利,将利用退火彻底而获得良好强度和韧性的薄件做成刃,可以套在大铸件铁器上成为合体工具,使木材的加工向更加精致的方向发展[1]38-46。这种趋势一直延续,唐以降工具品种的变化和功效的进步是工具发展的主要方面,也成为古典家具出现和发展最重要的物质支持。

民国家具-中国古典家具网


    家具大红酸枝罗汉床价格是建筑风貌的折射,洋建筑直接干预家具风格的走向

    任何时尚皆是一个渐变过程,不会“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民国家具形成独特风格绝非以建立中华民国为始,从清代乾隆年间起,大量洋货从广州涌入,欧洲的绘画、雕刻、钟表以及家具,甚至包括洋花边、洋纽扣,于是“洋”字在那时成了时尚之最。有记载记:“自泰西互市后,凡洋钱洋烟洋布等货,无不以洋为贵。甚至有非洋而冒为洋者,如髹漆本出扬州,故曰扬漆,今则改为洋漆矣。以至洋松、洋菊、洋鸡、洋犬之类,无不以洋得名。”洋风劲吹,广作家具开始在镶嵌和雕刻上借鉴欧洲家具精致华美的风格,正因为如此,得到清代皇帝的赏识,雍正时,广东名匠罗元、林彬等多人奉诏入宫制作家具。此时的“洋符号”是雕刻的西洋纹饰出现在清代家具上,如西番莲、卷草纹,以及兽头、兽爪、羊蹄腿等,至于让人眼花缭乱的象牙、贝类等镶嵌手段,很大程度借鉴了西洋家具的美化手段,构成清代家具中的“洋符号”。

    圆明园的兴建,是清代宫廷建筑引进洋建筑最有力的示范。随着洋人用洋枪洋大红酸枝打蜡炮使清政府被迫开埠,上海、天津、青岛、武汉等一批城市快速建起租界,洋建筑堂而皇之在封闭的华夏大地合法地兴建。地大红酸枝躺椅表的建筑物和建筑物内部的家具永远是如影随形的,建筑的洋化必然导致家具的洋化,在“广作”改良的基础上,在上海、天津等地,民国家具以自己的面目批量出现呼应着洋楼、洋房。

    当年上海被称之为“十里洋场”,正如清人王韬1848年初到上海在《漫游随录》中说的:“一入黄歇浦,气象顿异……浦滨一带,率皆西人设宇,楼阁峥嵘,缥缈云外。”洋建筑已成规模。有妓院门口广告以此为招徕:“本院房间宽大。西式装潢。”这种情调的房间必须摆放西式家具,于是“海派家具”应运而生。

    海派家具是民国家具中的一个流派,其中蕴含着大量的“洋符号”,最明显的就是用机床镟出的各种镟木腿,像方锥式、凹槽式、弧弯式、纺锤式、圆柱式等,这些都是工大红酸枝椅子业机器生产介入家具制作的标志,是民国家具区别明清家具的明显印记,是古希腊建筑罗马柱在家具上的一个投影,也是各式纺锤形栏杆在家具上的一个再现。此外罗马券柱式建筑大量借鉴到家老挝大红酸枝鉴别具门上,形成同建筑相仿的拱形结构,透显出高大雄伟的气概。

    除罗马柱外,一种巴洛克式的螺旋柱子在建筑学中被称之为“麦糖柱式”,或者叫作“所罗门柱式”。它源自罗马圣彼得大教堂,教堂祭坛上方高悬着的织锦华盖上,绣着这么一个柱式,后来这种建筑上的柱形被广泛运用到家具中。大红酸枝家具怎么选购才轻松便捷

古风家具在宋代以前持续发展了上千年,这里对其阶段性的变化简单回顾一下。

先秦时期,造物能力有限,工匠的社会地位比较高。《周礼·考工记》有言:“百工之事,皆圣人之作也。”这时期的家具以“席”、“箱筪”为主,辅助以地位象征功能的扆(屏风)、几、俎、禁、牀榻等。明代王三聘编辑的《古今事物考》中屏风、牀、交椅、几、案、懒架、匮几项,除交椅、懒架是南北朝产生的,案始现于战国外,其他都始于西周及更早。凭几是席坐时期最重要的辅助物,周礼就以“五几”对应等级设置。凭几早期形制是席坐时上身凭靠的小几案,根据考古出土的实物证据,我们知道先秦时期“几”形式多种多样:西周时期铜、漆俎的出土实物多为四腿,俎面有平板、两头翘首式两种;另根据足形式来分类,王育成将“楚几”分为“Ⅰ型楚凭几”、“Ⅱ型楚凭几”和“立板足几”几种。“Ⅰ型楚凭几”的主要特点是几面为环绕人体的曲形板,足为曲形足,其形制与后世的三弯腿接近;“Ⅱ型楚凭几” 的主要特点是几面为直板,单足带拱形跗足的款式;“立板足几为几面下凹,两侧为板式足造型[2]。先秦时代建立了家具与礼制间的认知关系、家具与人体间的功能逻辑关系,而且已经拥有板型结构、四面平结构、案型结构的基本形制特征(图2-1、图2-2)。

建筑的“洋符号”借用到家具上,形成民国家具自身抹不掉的时代特征,用今天的眼光解读这些,就能看到民国家具的个性所在。

    新的材质介入,不仅改变审美,同时也转换着实用功能。

    1866年,有名叫黄懋材的在《沪游胜记》中写道:“(上海)洋楼耸峙,高入云霄,八面窗棂,玻璃五色,铁栏铅瓦,玉扇铜环,其中街衢弄巷,纵横交错,久居其地者亦迷所向。”中国建筑以青砖青瓦为主,而国外建筑加入了五彩玻璃和铁栅栏等。可以说,民国家具引入玻璃和水银镜子等,使家具除装饰性外增加了透光和反光的两种功能,不失为特征鲜艳的“洋符号”。

    玻璃原本不是舶来品,据沈从文先生考证,那种单色和复色、透明和半透明的早期人造大红酸枝屏风珠玉,后来通称为料器,在战国时已出现。但烧制玻璃的技术一直不普及,玻璃直至清初仍是很稀有的东西。当洋楼洋房出现在我国沿海城市后,家具中引进了玻璃和水银镜子,成为民国家具不可或缺的材料,从而使大衣柜、梳妆台、陈列柜、橱柜类民国家具成为家具类中的主项。

    大衣柜、梳妆台、床头柜等卧室家具的兴起是受西欧的影响,将客厅、卧室、餐厅、洗浴严格分开,使家具的功能愈趋独立,分工愈加明确。这是民国家具区别于明清家具的重要特征。在家具单纯使用木料的阶段,缺少通透功能,这样也影响展示功能,玻璃能让视线延伸,也能让家具内里的物件向外“扩展”,玻璃这层透明体用在建筑上是引光采光,用在家具上就是吸引目光,家具自身的魅力就显现了。

    譬如民国家具的主项陈列柜,从功能上说与中国古典家具的八宝格相近,一旦加入玻璃进来,形态形式都发生了变化。据国外考据,带玻璃的陈列柜大约从1750年开始出现,这种柜子的柜门上都装有玻璃,为使柜门生动,将棂条做得精巧不凡,其将玻璃分割成不同的活泼形象,每格内嵌一块玻璃。在民国家具中,陈列柜的样式很多,都离不开玻璃,而且都是5毫米以上厚度的,沿玻璃边沿磨成坡口,视觉上感到了玻璃的厚度,增加了装饰性,显得家具珠光宝气富丽非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