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堂文化组合式的 大红酸枝龙纹中堂家具

  • A+


有种家具,是面子更是里子


中国古代民宅的住房一般进入大门以后的客厅即是中堂,两边则是厢房,有的农村房屋建筑结构迄今仍然保留着这种建筑格局,城市化的住宅结构虽然五花八门,但是厅与室一般仍然是相配而成,所以,古人的客厅也就是“堂屋”。


而这种厅堂,是人们迎宾宴客、长幼教谕、喜庆活动的场所,作为对外的“窗口”,厅堂展现的是一户人家的身份地位,厅堂中的家具陈设则彰显着家庭与宗族的实力与底蕴,同时也显现出主与宾、尊与卑、长与幼的礼教等级。

组合式的中堂家具,正是应需而生。


人们一般来将四仙桌或八仙桌与成对的扶手椅或太师椅搭配,再加上长条案、翘头案以及花架等组合成,然后按厅堂的中轴对称摆放,配合上楹联与匾额,更有庄重的仪式感。

而且在实用性上,由于八仙桌能够在椅子边伸出一块儿,方便搁置茶杯与手肘,也适宜朝向下座对话。



所以当这种程式成熟之后,便一直沿袭了下来,等到清末民国也一直是大户人家所必备的见客家具。

今天我们就给大家介绍一下两堂经典的红木家具。





红木事事如意中堂


大红酸枝龙纹中堂
案:266×51×101厘米
桌:97.5×97.5×81厘米
椅:71×56×103厘米


此套中堂,用料考究,大红酸枝材,所选红木纹理华美细腻,尤以木色之美,极得中国人的喜爱,四具一堂,更是设计巧妙、雕刻精美,整体庄重严谨,气势宏伟,体量宽大,雕饰繁简有当,观感极为气派。


太师椅,是非常能体现清式风韵的一种造型,其座面宽大,靠背与扶手常为三扇、五扇或者多扇的围屏。

此对太师正是经典之作,扶手椅正面靠背上方以蝙蝠纹与卷珠纹组成搭脑,取“福(蝠)从天降”之意,卷曲有度。靠背板内部两侧圆雕柿子的枝干与果实,有“事事(柿柿)如意”的吉祥。

靠背板正中则以红木攒框镶天然云石,纹理细腻写意,黑白石纹交错如水墨画,观之如远山云海,波涛辽阔;且攒框与外框之间仍以榫卯相连,确保了构件结构强度。


椅两侧扶手处则与靠背板一样,均以圆雕手法镂雕柿子纹,扶手中部皆以海棠形开光,内嵌文石,与靠背板相呼应。

椅身花叶果实层叠有质,因用料粗硕而不显单薄,反有繁茂昌盛之感。


扶手椅座面平整,素混面,束腰光素,下接三弯腿,腿间安管脚枨,腿足同样饰以卷珠纹。牙板下的柿子纹花牙呈对称式,与上部雕饰上下映衬。成对摆放,置于中堂,寓意上佳,显得十分稳重、肃穆。


居于正中的方桌,桌面攒框嵌红木面芯,下有光素束腰, 牙板沿边起浑圆阳线,以抱肩榫与腿足结合;牙板下镂雕对称的如意花卉纹,圆转自如,抑扬有致,颇有神采。与太师椅风格一致,桌下为三弯腿,马蹄足,足部锼出卷珠纹,形成完整的轮廓。

此桌整体线条圆润饱满,稳重大方,构造巧妙得体,尤其是腿足间的比例拿捏,在端丽中也显露出轻盈灵巧的韵味。


翘头案是一种极具风雅与稳重的家具,常被文雅之士作为书牍文案之用,置于厅堂,则能展现出雅而尚礼的风韵。

此件翘头案,制作技艺精湛,攒框镶红木面板,大红酸枝的迷人花纹尽现,案两端如翼般微微向内翻卷,隽永耐看。

案面冰盘沿,上舒下敛下压边线,牙板浮雕如意蝠纹,雕工流畅有致,纹样华贵典雅,布局舒展而无繁缛之病。


尤其值得一品的是腿足部分的处理,四足宽厚,以夹头榫与牙板相连,腿足边沿均起阳线,足间设圈口挡板,镂雕"福从天降"纹样,圈口边沿亦作阳线,下承托泥,足见匠心、

整器观之,比例规整得当,造法古拙,充满着庄重沉穆、对称和谐的气韵,文雅贵丽难得兼备,实为厅堂佳器。





红木龙纹中堂


红木龙纹中堂
案:300×52×95.5厘米
桌:96.5×96×85厘米
椅:64.5×50.5×102厘米

此为大红酸枝家具中堂一套,在选材上颇为精心讲究,技法上则复杂精细,彰显出工匠不凡的功底。四堂一具均以龙纹装饰,色泽古雅,富丽之中又显端庄大气。


此对太师椅,以红木所制,红木里典雅的黑筋散落于红色之下,更显自然天成的瑰丽美感、

靠背板正中搭脑,弧形婉转,下接圆雕镂空群龙捧寿纹,用材厚实而无轻飘之感,寓意延年益寿和健康之意,充满良好的祝福。


扶手下的雕饰与椅盘下的花牙纹饰统一,布局巧妙、层次分明,结合龙纹与寿纹的题材,给人厚重华贵的整体观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