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式花黎木家具是紫檀无法比拟 可抗虫

  • 发布时间:04-12 18:37
  • 15746
  • A+

今天「学海遗珍」专栏刊载的是海南花黎文化研究会会长张志扬先生的文章《傲里拔尊的花黎木》,文章节录自《国宝花黎》(海南出版社,2007年3月)。
注:文中所提“花黎木”即海南黄花梨(降香黄檀)。张志扬先生多年坚持“花黎木”这一称呼,是为了表达对黄花梨背后所承载的传统文化的敬意,同时也是为了区分后来流行的“花梨木”。

花黎木在催生明式家具后,短短百年以此为积淀,又诞生出以紫檀木为主流的清式家具,至此花黎木与紫檀木共同携手培育出明清家具这两朵璀璨的古典家具艺术奇葩。


清一朝由于花黎木资源的枯竭,继而使用紫檀木、酸枝木、鸡翅木、花梨木制作硬木奢侈家具,由于清式紫檀木家具、酸枝木家具等具有存世量相对大,且年代距今相对较近的这一特点,因此人们也相对较为熟知些。



喜爱中国古典家具的人在选择和评判家具时,往往会把注意力首先放在对家具制作时所使用的木材上,它似乎成为了人们欣赏、评判、评估、购买古典家具时“开门”的第一关。


提起紫檀木、酸枝木、铁力木、鸡翅木、花梨木,人们都能略道出个一、二、三,多少对它们有所认识和了解。


黄花梨 / 紫檀 / 乌木 / 鸡翅木 / 铁力木
由于受社会的变迁、资源的枯竭、人们喜好的改变,使得家具流行时尚也发生转变,明式花黎木家具一度被淹没掉它的光芒。
说起海南产的花黎木,人们除知道它高贵、稀有,是中国皇宫的御用木材外,似乎再也道不出更多来了。

而且花梨木受一名多物,木材品种繁多,品质差异大之影响,多少混淆了人们的视听、模糊了人们的感觉。
同时,在市面上也极难见到用海南花黎木制作的家具身影,从而更加造成了人们难于领略海南花黎木的风采,进而产生对海南花黎木家具的陌生与神秘,人们也因此一时难以判别花黎木与花梨木、花黎木与紫檀木之间的差异。

黄花梨夹头榫如意云纹画案 / 原始皮壳



黄花梨万历柜 / 原始皮壳


现今我们在北京及各地见到的老花梨木家具,多是明清时期至民国时期制作而传留下来的家具。
由于这些家具使用的时间较长,有的完整性较为欠缺,家具由于使用的时间长,缺乏对家具表面的保养,使得家具的表面形成并留下一层厚厚带有污垢如漆状的“包浆”,或是老化发白粗糙的表面。
这样的状况,多少掩盖了花黎木天生丽质的纹理和质感,也掩盖了花黎木的神美。

黄花梨夹头榫云纹平头案 / 原始皮壳

当今人们又再次热衷于海南岛产花黎木制作的明清家具,在追逐古典家具热点的北京,人们一提起花黎木制作的明清式家具,往往总会将它与历史、文化、知识、身份、地位、品味、财富、奢侈、传承、难求、名贵、绝迹、稀缺、怀疑并存之的心态。
而对紫檀木清式家具的情怀是:高贵、富有、威严、个性、怀旧、传统、地位、权力。这种心态的出现,势必引起人们的遐想,似乎要将海南岛产花黎木与印度产的紫檀木来个“煮酒论英雄”,排出个“高低”。

客观地说,花黎木与紫檀木、明式家具与清式家具,它们之间所表现的美的形式是各不相同的。
首先就明清时期的家具范畴而言,从广义上说:柴木家具是为了满足庶民日常生活基本需要而制作的;清式紫檀木家具是为满足社会意识形态而制作的;明式花黎木家具则是为满足人们自我心灵需要而制作的。
清式紫檀木家具更多地是体现富人式家具,而明式花黎木家具则是体现出贵人式的家具。

黄花梨笔海 / 纹理


富与贵,在汉字的内涵中是有所区别的。
在传统中国文人士大夫对“富”与“贵"的理解:富人一定是有着充裕的物资或财产(金银财宝,房田牛马),但不一定具有思想、文化;而贵人则不然,贵人不一定拥有充足的物资和财产,但他一定具有思想、文化、知识、修养、品味和身份。
西方有一句谚语:“一夜间可以造就出百万富翁,三代未必能造就出贵族。”因此,不难看出富与贵的区别。

清式紫檀木家具之所以是富人式家具:从历史的文化渊源来看,尽管当年努尔哈赤率领二十万满族铁蹄,在吴三桂的帮助下,征服了整个中国,并建立起满清王朝。但就文化而言,当时满族的整体文化水平是无法与中原文化相比拟的。
因此,在随后康、雍、乾三代,虽是清朝最鼎盛的时期,但人们不难看出整个满清上流社会,更多地是体现出富人式的生活,清式紫檀木家具正是在这种环境氛围中孕育和产生的。
清式紫檀木家具产生的一开始,从社会政治形态来说,它首先所追求和体现的是人与社会的和谐。这就使得这种家具似乎是做给人看的,而且看的还是家具外表的形态,只是为了满足人们的眼睛。

故宫博物院家具馆

虽然乍看有一种震憾,一种敬畏,一种神秘和少许压抑的感觉,但往往这种感觉是有距离的,无法达到心灵之深处,只是稍许停留在心的表面,瞬间消逝。

从而“露出”清代紫檀木家具完全是在富人的指导下,以富人的心态,借助家具所表现出雍荣华贵、富丽堂皇,威严庄重和震憾,以此掩饰所或缺的那份尊贵、那份自信和弥补内心深处中的那份自卑。
明式花黎木家具之所以是贵人式家具,从本质上,它追求的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所体现的是人与自然的和谐美。

黄花梨冰裂纹透棂格柜 / 局部


在文人们的亲自参与下,借助花黎木充满动感丰富的纹理和肌理细腻、光亮温润的质感与简练、不饰油漆光素的明式家具造型相结合,表达出典雅、空灵、简洁、绚丽、柔和、亲切、自然的家具风格,以此完成历代文人士大夫理想追求中家具艺术的最高境界。
花黎木那超凡脱俗的魅力和高贵的品质,使文人士大夫们借助了它,甘愿将他们对世界观的理解,对人生的理解,对自然与艺术的理解,实用与欣赏的理解,对未来生活的追求,创造性地融入进家具艺术这个载体里。


这两种美是不同范畴、不同特征的美,一般难以做出比较。若一定要在花黎木与紫檀木间论个高低的话,只有找出它们之间的共性和个性进行比较。
在将海南花黎木与印度檀香紫檀比较前,人们不妨做这样的思考:明一朝,由于明成祖朱棣较开放的国策,使得大量来自世界各地的热带雨林硬木,纷纷云集中原。
在这场硬木家具的造物运动中,众多热带雨林硬木,唯有花黎木独领风骚,几乎一枝独秀。


海南黄花梨原材


这不能不让人思考这样的一个问题:为什么当时人们在众多优质硬木中,挑中花黎木,让花黎木催生并成就出举世闻名的明式家具。

为什么是它,而不是别的硬木?难道它不是众多硬木中的第一吗?发现大量宝藏的人,难道不是专挑最好的拿走吗?
虽然这是个假想,或许符合花黎木在众多珍贵硬木中是最好的“推想”。

明末清初 黄花梨灯挂椅
纹理美,是海南花黎木的典型特征,这种丰富美丽、天成地就、上天赋予天然神奇的木材纹理,不仅成为了海南花黎木的灵魂所在,也成为了海南花黎木的标志。
它那经典的“鬼脸纹”、“狸猫纹”、“行云流水纹”如同一幅幅画般,勾住着人们的心房,更是征服人们的魅力所在。
而名贵的檀香紫檀木,并非是以其纹理为著称,它基本上看不到木纹。因此,海南花黎木有着紫檀木、酸枝木等其他名贵硬木所无法比拟的木材纹理优势。









海南花黎木的木色呈多样化,有紫褐色、褐红色,黄色、橙黄色等,其颜色丰富的多样性是其他名贵硬木所无法相比的,但其主要的黄颜色更符合人们的审美情绪。
紫檀木的紫黑木色,向来是它标志性的颜色,以此表现家具的肃穆、庄重、威严。这种木材的紫黑色,海南花黎木里也有,而且海南花黎木的色泽更加鲜艳亮丽。


海南黄花梨紫油梨圈椅


紫檀木向来以木色纯正,具有绸缎般光泽而闻名遐迩。人们特别喜爱它的原因,也正是因为它拥有这种珠圆玉润、能发出绸缎般光泽的质感。

紫檀木梅花纹条桌


花黎木通过打磨后,也具有这种晶莹圆润,绸缎般的光泽,而且木质有晶莹剔透、犹如琥珀般的质感。花黎木就其木材质感与紫檀木相比,则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黄花梨提梁箱
花黎木与紫檀木共同具有其他名贵木料无法比拟的品质,这两种木材不仅抗腐、抗虫、抗白蚁、不易裂、不易变型、收缩小、经久耐用,虽经数百年的使用依然如故。
而且制成的家具即便在北方寒冷的天气,室外冰天雪地、户内暖气融融,温差如此巨大的变化,这两种木材都毫不畏惧。

黄花梨夹头榫云纹翘头案 / 局部
但是,用海南花黎木制作的家具在北方严寒的冬季,手感温润不会有紫檀木家具那种冰冷的触感,这一点更是被皇室贵族们所看重。
花黎木具有丰富的油质,是紫檀无法比拟的。这种木油造就了海南花黎木圆润、光泽、亮丽的同时,还具有木香,其香味百年不灭,袅袅清香使人心旷神怡。
这是其他名贵硬木所不具有的,也因此奠定海南花黎木傲里拔尊地位的因素之一。


当今中国古典明清家具在国内已成为继书画、瓷器后第三大的艺术品收藏热点,而在明清家具收藏的热点中,首推明式花黎木家具。
古典家具收藏圈里有这么两句行话:“十清不抵一明”、“十紫不换一黄”。

黄花梨圈椅 / 局部


这两句话里,可见明式花黎木家具的份量。在国外,对明式花黎木家具的收藏尤为久矣并持续数百年。
特别是今天,在世界主流艺术收藏文化里,西方世界收藏明式花黎木家具的热点已不仅限于上流社会人士家里的奢侈陈设,而上升至艺术博物馆殿堂里的主题收藏,美国加州“中国古典家具博物馆”尤为典型。

美国加州中国古典家具博物馆
在这个博物馆收藏的明清家具里,明式老花梨木家具占了绝大多数,其中更多的是用花黎木制作的明式家具,由此可以看出明式花黎木家具,在中国古典家具艺术中具有和体现出的那不可替代、傲里拔尊的地位。



相关话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