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花梨架子床 两块方形的门围子整板雕刻

  • A+


李渔,就是写《闲情偶寄》的那个人,也是写《肉蒲团》的那个人,明末清初的大才子,他说过一句惊天骇地的话——床比老婆重要。

当然,人家的原话说的没有这么粗糙,但却是这个意思:
人生百年,所历之时,日居其半,夜居其半。日间所处之地,或堂或庑,或舟或车,总无一定之在。而夜间所处,则只有一床,是床也者,乃我半生相共之物。较之结发糟糠犹分先后者也,人之待物其最厚者当莫过此。——李渔《闲情偶寄》


人活了一辈子,白天是一半,晚上是一半。白天的时候说不准你在哪儿,但晚上就不同了,你肯定睡在床上,床和老婆比还有个先后之分。

我们对床应该重视,应该有情感。

今天研习君为大家介绍的,就是由北京晋京坊的“超级男团”们制作的一张黄花梨螭龙纹六柱架子床

| 点击右下角全屏观看效果更佳 | 


黄花梨螭龙纹六柱架子床
尺寸 / 223×194×235cm
制器 / 北京晋京坊


相比较于其他家具造型,架子床出现的年代不算太早,但是短短的几百年间,无论从制式上、造型上、功能上、文化上,应该说是发挥得淋漓尽致。


架子床最基本的式样是三面设矮围子,四角立柱,上承床顶,顶下周匝往往有挂檐,或称横楣子。南方匠师因为这种床有四根柱子,故曰:四柱床


明版西厢记“就欢”,插图所见之四柱床:


万历三十八年刻本《北西厢记》,四柱帐架床  


较上稍微复杂的一种,在床沿加“门柱”两根,门柱与角柱间加两块方形的“门围子”。因这种床有六根柱子,故曰:六柱床


四柱、六柱,是架子床的两个最基本的分类。


明崇祯本版画《萧淑兰》插画中的六柱架子床

晋京坊此例黄花梨架子床即为六柱式,相比其他架子床其特点有五:


第一是尺寸之大,床体进深接近2米,比常见的架子床大出很多,因此在用料上也更加豪奢,观感上气势宏伟。


第二是床面不用传统的棕绳和藤皮双层编织法,代之以木板硬屉,在使用习惯上更加接近现代人的生活方式,也避免了藤屉因长时间使用而不得不替换的尴尬。

第三是挂檐及床围子板的花纹,采用整板雕刻,不论是在视觉上还是牢固程度上都有很好的效果。


第四是床体所有镂雕部位均为双面工,不管从外、从内,看到的雕花都是一样的,这是一种相当讲究,也是相当费工的一种做法。


第五是整件架子床可拆可装,榫卯精密。可活拆的家具一般都搬动方便,但是在牢固程度上会打折扣,这是由于匠师对榫卯的驾驭能力决定的,此例架子床开榫严密,可开合而完全无丝毫摇晃之感。



黄花梨螭龙纹六柱架子床 

 组装过程 

| 点击右下角全屏观看效果更佳 | 



中国人的睡觉用具有大睡和小睡之分。


所谓大睡就是夜间睡觉,小睡就是午睡、休息。我们一般情况下,小睡是罗汉床上完成,大睡则是在架子床上完成。


中国古代的架子床,完全是建筑的缩影。离地高起的四足床面,便是屋宇的地基底面;耸立的床柱,如同厅堂的立柱;床围,则与廊间的栏杆无异;承尘有如屋顶,架上纱帐,就是私密的个人空间。


明 黄花梨龙凤纹十柱拔步床
南京正大2015年春拍


传统制式的架子床,式样颇多,结构精巧,装饰华美,风格或古朴大方,或堂皇富丽,此例即属于后者的杰出代表。


世人认知明式家具都以简洁、线条论述,看到类似这种雕刻繁复的家具都归为清式家具一类,殊不知,明式家具中的另外一种呈现即是这种浓墨重彩的风格。



明清古典家具专家、北京故宫博物院研究员胡德生老师曾用“简练型”“浓华型”两式概括明式家具的审美风格,此床便是“浓华型”的经典案例。



此例架子床四角安立柱,正面装门围子及立柱两根,共六根立柱,故为六柱床,每根立柱外倒圆角,内留方角,床顶上安盖,俗名“承尘”,由木料攒接成双喜字式样。



承尘下方四围装楣板和倒挂牙子,前后楣板装三块绦环板,左右为两块绦环板,绦环板均双面镂雕螭龙纹,楣板下接通长牙条,牙条上增饰仙鹤云纹。



在床面的两侧和后面装有围栏,前面有门围子版,围板的常见做法是用小块木料做榫拼接成各种几何纹样,这样既能取得疏密空灵的审美效果,同时还能节省木料的开支。


围子攒接的架子床


此例架子床却不用这种经济实惠的方法,而改用整块木板的雕刻,床后面的围板双面透雕三组螭龙捧寿图案,左右围子板各两组。




所雕螭龙或回首俯身,或探头奔腾,意态蜷曲,各不相同,灵活生动,威武霸气,栩栩如生,寓意祥瑞。


门围子的螭龙不同于左右围板,螭龙更加写意,两条相对,正中上方倒挂一蝙蝠纹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