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饰华丽晚唐家具里 风池文样极尽奢华

  • A+


青山一道同云雨

明月何曾是两乡




日本真的藏着一个盛唐?

最近在日本支援湖北的一系列物资中,出现的几句诗词引发了无数网友的关注,词儿大家都知道了: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
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

盛唐当年散播海外的火种,又在一千多年后重回故国。

国内  洛阳涧西唐墓花鸟高士螺钿镜

而我们所感叹的,其实是日本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喜欢唐诗宋词、喜欢盛唐雅宋的无限气象,喜欢我们甚至没注意的那些文化里的边边角角。


天保四年(1833)正仓院御开封绘图

而这次研习君分享给大家的就是那批藏在日本正仓院的大唐器具。



一定在某个地方见过的平螺钿花鸟背八角镜
螺钿、琥珀、绿松石的组合从来没有这么美过

正仓院,是8世纪中期日本皇室给东大寺供奉宝物的仓库,收藏有宝物9000余件,多数为中国盛唐时期传承至日本的文物。


东大寺与正仓院,其实和“风月同天”此句颇有渊源。

唐时日本为求佛法东渡,长屋赠送中国大德的上千件袈裟的边缘都绣着一首偈子: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寄诸佛子,共结来缘。

也正是被这样的情怀打动,鉴真毅然冒险渡海,而日本国内为天灾人祸忧心不已的圣武天皇特意建造了东大寺以迎高僧,祈祷佛法保佑国泰民安。


紫檀金钿柄香炉

在一千余年的风霜中,这批大唐的珍宝几乎没有多少变动,绝大部分的保存状态也极佳,甚至连一捆勺子都和一千年前的封存状态一样,相当于地面的时间胶囊,在全世界堪称独一无二,也正好让我们一窥盛唐风貌。


乐中观东西

正仓院最著名的便是几面琵琶:

螺钿紫檀琵琶一,螺钿枫苏芳染琵琶一(有「东大寺」铭,骑象鼓乐捍拨),木画紫檀琵琶二(其一狩猎纹捍拨,其一山水人物捍拨),紫檀琵琶一(鸾鸟捍拨)。

唐紫檀木画槽琵琶及其捍拔线描图

唐紫檀螺钿四弦琵琶

这五面琵琶里珍中之珍,被视为镇馆之宝的就是藏于北仓的螺钿紫檀五弦琵琶。

这也是目前世界上唯一一把唐代五弦琵琶,也是正仓院的镇馆之宝。

傅芸子先生在《正仓院考古记》上这样描述:

紫檀木质,背之全面,有螺钿之鸟蝶花卉云形及宝相华文,花心叶心间,涂以红碧粉彩,以金线描之,其上覆以琥珀、玳瑁之属,于其浅深不同之透明中,显现彩文之美,极为瑰丽工巧。


唐虞世南《琵琶赋》里写:「求嘉木于五岭,取殊材于九折。剖文梓而纵分,割香檀而横裂」。


紫檀本身材质的低调贵重与光彩各异的玳瑁螺钿细施毛雕所嵌的鸟蝶、花叶、云彩,材质的对比碰撞下,更显得华贵非常。

而在琴身的装饰中,很有意思的一点是正面所嵌的回首骆驼,乐人弹奏的却是四弦琵琶。


金银平文琴

金银平文琴的出现打破了大家对于古琴一向少施加装饰的印象。


它作为唐琴中与素琴相对的“宝琴”遗存,其璀璨夺目、极尽奢华的工艺,让日本人自己都无法相信,这是日本本土所做,只有唐人才拥有这样独一无二的高超技法。

李倕墓螺钿花鸟纹平脱镜

“凡所嵌之金银片文漆后成为平面者为平脱,花纹浮出者为平文。”

这种将螺钿与平脱等工艺制作使用的器具,可谓极致的奢靡,往往都是皇宫大内御赐之物,由于太过壕奢,在晚唐时候曾经命令禁止,可见其珍贵。

中唐以后,像这样装饰华丽的“宝琴”慢慢被我们巷子多见的“素琴”所取代,以至于在后来的时代中完全的消亡。



此琴表面的十三个徽点皆镶以黄金,面板与底板的图绘(包括底板的铭文)则以白银镶嵌而成,以金银平脱的工艺斲制而出,其表面有金银平文所人物鸟兽草木花纹。



背面龙池两侧作银文双龙,上下点缀花采,风池文样相同,但易龙为凤。


琴底下用楷书刻有四行琴铭:“琴之在音,荡涤邪心。虽有正性,其感亦深。存雅却郑,浮侈是禁。条畅和正,乐而不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