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作家具 文人精神的韵味均体现

  • A+

苏作传承,重现经典


从古至今,人们对物质产品的兴趣和爱好,同样反映着人的意识和感情。

中国的文人在物质与精神的 “人文”桥梁 中,发挥着承上启下的作用,在物质文化的创造中进行着不懈的努力。

苏作家具,是这种文化的载体,它们取得的巨大成就,是蕴涵在物质中的文化精神,这也正是苏作家具给我们留下的最珍贵的遗产和财富。



苏作家具以含蓄为美,通过方与圆、曲与直的辩证关系,体现了虚实相间、有无相生的美学理念,形成了寓大道至理于物的哲学思想,这种审美观极大丰富了“东方美学”。



作为举世闻名的明式家具的基础、主流、引导者,苏作家具影响着中国传统家具的发展、变化。


其选材、工艺、造型和韵味均体现了浓郁的明代文人气息,推动了中国传统家具经典明式家具的风格形成,也使它成为我国【明式家具】的典型代表之一。


书房家具一堂

影木坊 · 陈熟制器



苏作家具的成就是多方面的,概括地说是:功能合理,结构科学,工艺先进,构造精绝,品类齐备,造型优美。


交趾黄檀黑料嵌瘿木凤尾纹平头画案
影木坊 · 陈熟制器

一件家具的制造,首先要满足人们生活中某种使用要求,适应使用要求确定结构,在此基础上考虑尽量完美的造型式样。

使用功能是每一件家具设计制作的基本控制因素。



当然一件成熟的家具,可能由于高超的设计和精到的制作,功能和形式达到完美的谐和,具有很高的艺术水平,被当作一件艺术品而收藏、鉴赏。


但是最完美的家具毕竟首先是生活实用器物而不是纯工艺品,也就是说功能实用性是一切家具的基本属性,当然也应当是苏作家具的基本属性。


因此今天研究它们的时候,也应当以此作为评价其优劣的基本尺度。否则,离开了这一尺度,把它们作为单纯的艺术品进行品评,可能流于空泛而令人不得要领。



苏作家具品类齐全,数量繁多,其中有粗细之分、文野之别,但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当人们使用这些家具时,能感到舒适、惬意。



其中,根据人体特点设计椅类家具靠背的背倾角和曲线,是一大创造。


交趾黄檀黑料嵌瘿木四出头官帽椅

影木坊 · 陈熟制器


人体脊柱的侧面,在自然状态时呈“S”形。根据这一特点,将靠背作为与脊柱相适应的“S”形曲线;并根据人体休息时的必要后倾度,使靠背具有近于100度的背倾角。



这样处理的结果是,人坐在椅上,后背与椅子靠背有较大的接触面,韧带和肌肉就得到充分的休息,因而产生舒适之感。



同样,对椅座的处理也直接影响使用椅子的舒适程度。


椅子座面采用上藤下棕的双层屉子做法,这样使座面具有一定的弹性,人坐上时略有下沉,上身的重量集中于坐骨骨节,形成良好的压力分布状况,因而久坐不易感到疲乏。



当然,一件优秀的家具之所以能被人们喜爱和欣赏,是由于它适用、结实以及由此表现出来的最恰当的形式,也就是说,是由于适用、经济、美观三者的统一。

苏作家具的优美造型,就表现为:美好的比例,变化中求统一,曲线富于弹性,雕饰繁简相宜,以及功能与装饰效果的一致。

交趾黄檀黑料嵌瘿木三弯腿香几



一件好的家具,不但要有合理的功能尺度和结构,还应有令人视觉愉快的良好比例。


长、宽、高的尺寸关系,基本上取决于家具功能的需要,但也不是简单地根据功能去制作,在整体和局部上还需要认真地进行比例推敲,以求在满足使用功能的同时获得美观的造型。



这件香几之所以能给人以美的享受,除大的轮廓具有良好的比例关系外,还因为许多细部处理是颇具匠心的。


不论是大曲率的受力构件还是小曲率的装饰线角,都简洁挺劲、圆润流畅,绝无矫揉造作、妄生圭角、呆滞死涩的弊端。



在苏作家具中,雕饰的使用也比较广泛,或简或繁,都有很高的水平,注重雕饰与结构的一致性,不搞虚假的雕饰,更不以雕饰损害或削弱构件的强度。


从造型效果看,多起画龙点睛作用和衬托作用,重视线条的流畅隽秀,雕工不仅要求圆滑流畅,棱角分明,更要传神达意,气韵生动。

 

相关话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