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式家具清新简朴 桌案家具的摆放

  • A+


弱宋华光


宋代,是一个饱受积贫积弱之苦却又有着无比灿烂人文的朝代。外部的动荡却没有影响到市井的繁荣,百姓的生活前所未有的完备。



而历代皇帝对文人的优遇使得隋唐以来的科举真正成为从下层选拔良才的国家制度,承袭已久的世家渐渐落幕,来自民间的文人士大夫们获得了引导社会风气的话语权。


氤氲书香熏染出宋代文人高度的人文修养和文化人格,进而又影响着他们生活的方方面面。


就读书的情怀而言,宋人不同于前朝外界纵马驰骋,而是腹有诗书气自华,终日室内神游潜玩;就读书的动机而言,宋人不同于明清时期狭隘的阅读动机,在当时的社会中,饱读诗书不仅是仕途的敲门砖,更是一种人文修养、一种社会潜意识,是宋人生活的风向标。



这种清新简朴的文人风气与市井生活的实用主义相结合,人们不愿自己的起居再囿于一床一榻之间,而是选择从低矮沉重的床榻上走下来,选择了更为灵活的高型家具。


再加上宋初皇室比较提倡节俭,反对奢侈之风;文人们则认为“绚烂之极归于平淡”,在这样偏好清新雅静的审美下,宋代的家具上也在熏陶下一反之前隋唐时崇尚丰腴繁复、富丽厚重的上层审美,显得格外实用干练、清逸素雅。



比如,北宋任官秘书郎的黄伯思的《燕几图》中就对宴饮时用几案进行过改进,设计成六件一套的长方形案几系列,还给出了76种组合图,既可视宾客多少拼合,又可分开陈设古玩书籍。


这是今天可见中国最早的家具设计著作,文人逐渐把视野移向的联系可见一斑。


刘松年《唐五學士图》


这一点也能从宋代文人画重心的转移上可以看出。宋代的绘画讲究写实,对于人物、器物、屋舍等的描绘都很接近现实。大红酸枝沙发


而在与文人相关的绘画之中,桌案的出现改变了原先空间中家具的摆放,不再以床榻为重心,而是以桌案为视觉重心,摆放也相对随意,家具所处环境也更为自然多变,还出现了椅凳、柜架、小几等多样化的高型家具。



宋式家具的结构与选材


建筑与家具从来息息相关,而宋式家具正是受到建筑上大木梁架式结构的影响,出现了梁柱式框架结构,而这正取代了隋唐时期箱形壶门结构,使得宋朝家具整体的结构受力体系更加的合理。



梁柱式的框架结构一方面可以维持家具更高大、更多样的体型,增加使用的空间;另一方面榫卯构件的设计却能够令用材减少,牢固性反而增加。这种造法上的优越性,正是使得“宋制完备”的基础。


匠人们通过直线部件,榫卯交接交接而成各类高坐家具,也出现了一部分折叠结构则多体现在交椅上。



家具的尺度逐渐增高,一些高型的桌案也应运而生,分割室内的屏风在造型上也相应的变大了,长凳、圆凳、方凳、扶手椅、靠背椅、交椅等高型坐具的使用在当时已十分普遍。


以往“大而矮”的造型虽然仍旧存在,但也出现了许多前代没有的高挑纤细的家具。大红酸枝



在宋代的绘画中,我们会常常见到一种靠背与扶手齐平的座椅,与明清玫瑰椅在形制上相似又有所不同,其特点是靠背高度低矮,多数与扶手齐平,我们可称其为“平齐式扶手椅”,可视为明清玫瑰椅的前身。


《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考工典》所收《资暇录》中有一段记载:近者绳床(指椅子),皆短其倚衡,曰“折背样”。言高不过背之半,倚必将仰,脊不遑纵。亦由中贵人创意也。盖防至尊(帝王)赐坐,虽居私第,不敢傲逸其体,常习恭敬之仪。士人家不穷其意,往往取样而制,不亦乖乎!


这种“折背样”便是如上面《十八学士》图中正中心出现的宋式玫瑰椅。



比如宋代的椅子,多使用“两格角榫座屉”,明式家具上更成熟的“四格角榫座屉”当是由此而来。


一些宋代家具的面板上也有了“攒边”的造法,椅子的背板上出现了攒框镶板的三攒纵向背板结构,也解决了大面积板面的涨缩问题,对于家具尺度的限制也更小了。



与宋相对峙的辽金,也同样深受这一潮流的冲击,家具形制也日益走向高型化。辽国家具朴实粗厚,追求简单实用,金国则与宋类似,精工细作。


这种同时代的交融性在其它朝代很难看见。


金墓出土的这把柴木靠背椅的坐面也是攒框镶板,下设曲尺形牙子,枨为“步步高” 式,前枨接近地面,是典型的管脚枨,椅足则有明显的“侧脚” 与“收分”。



即使是在这种坐具的模型上,我们也可以看出家具上壸门相较于前世减少的,而夹头榫、插肩榫则使用普遍。



在材料上,宋代家具的材料非常多样:木、竹、藤、草、石、玉、陶、瓷等。但受限于运输和成本,宋人造家具时多数是就地取材,因此常见的多为杨木、桐木、杉木、楸木、 杏木、榆木、柏木、楸木、枣木、楠木、梓木等这类杂木。


像这类杂木一般多做髹漆,而竹藤类由于可塑性强能做出圆弧造型,既被用来作为家具上的点缀,也常被用作为墩、凳的主体。



但是和大家印象中不同的是,虽然目前宋代家具实物,虽然没有暂时没有发现硬木家具的遗存,但是根据史料记载,可以推断宋代还是使用到了一些硬木的黄花梨


比如宋《会要辑稿》中记载,开宝六年,两浙节度使钱惟浚进贡“金棱七宝装乌木椅子、踏床子”等物。从“金棱七宝装”措辞看,当时乌木制作工艺已达到了相当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