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八仙方桌 黑漆棋桌有活榫黑色退光漆

  • A+


棋桌之于文人,是最理想的战场



 · 棋 桌 · 



斤墨工巧

 多样化


棋桌是供打牌或弈棋使用的桌子,在明代相当流行,然而在明清家具遗存中少之又少。大红酸枝沙发

 

五代至宋已出现了专用的棋桌,明清时期棋桌已经相当流行。其造法与今天稍有差别,是将棋盘、棋子等藏在桌面边抹之下的夹层中,上面再盖一个活动的桌面。

 

对弈时揭去桌面,露出棋盘;不用时盖上桌面,等于一般的桌子。凡用这种造法制作的棋桌,今天皆名之曰“活面棋桌”

 

至于桌子的大小和式样,并非一致,半桌式、方桌式都有,还有一种较为特殊的棋桌可以拉开伸展,形成相当于三张方桌大小的长方桌,实际上就是一种折叠式的桌子。

 


· 酒桌式活面棋桌 ·



图中所见为桌面揭去后露出围棋棋盘的情况。棋盘位居正中,两旁放棋子盒。大红酸枝


此桌为素牙头酒桌式,只是在看面的牙条下,又加高拱的罗锅枨一道。这是因为双陆棋盘及棋子盒都设在有一定高度的夹层中,而单靠桌牙还不能将桌面下的夹层装置遮住,所以借罗锅枨来把它遮挡起来。

 


· 半桌式活面棋桌 ·



桌面边抹造成冰盘沿线脚,棋桌本身则采用马蹄足四面平式,因是架上另加桌面的造法,故较坚实。


桌子中心下陷大方井,内藏双陆盘,两侧各有狭长小室,上盖木轴门,可关启,备贮双陆子。另两侧各下陷小方井,供贮棋子。



双陆盘上盖棋盘,两面分画棋盘、象棋棋局。图中所示为象棋局面向上时的情况。大红酸枝家具



· 方桌式活面棋桌 ·



此桌造型如一般八仙方桌,有束腰、罗锅枨,足下为内翻马蹄。活面桌揭开后,露出围棋、象棋用的方形双面棋盘。



棋盘揭开后,下面是低陷的双陆盘及有木轴门的狭长小室。围棋、象棋棋子盒则设在方桌的四角。



还有的棋桌不用上述造法,而是可以拉开伸展,形成相当于三张方桌大小的长方桌,实际上是一种重叠式的桌子。



· 重叠式棋桌 ·


明万历 黑漆棋桌 故宫博物院藏


桌通体髹黑色退光漆,桌面上有活榫,合拢是四足木桌,打开后为八足棋桌。突起罗锅枨式桌牙。



它的构造是在四足的方桌上,添加两层桌面,每层桌面又各有两条扁方的桌腿。在叠起时,桌面上的扁方腿子恰好与方桌的腿子拼成四根方形的整腿,展开后则八条腿子各自着地。



桌面无腿的一边安在方桌边上的勾鼻扣搭在一起,使它成为一具八足的长方桌。棋盘、棋子盒和活面式棋桌一样也设在桌面的夹层中。



桌面边缘起拦水线,正中为活心板,上绘黄地红格围棋盘,背面黄素漆地。棋盘侧镟圆口棋子盒2个,均有盖,内装黑白棋子各1份。



棋盘下有方槽,槽内左右各装抽屉1个,内附雕玉牛牌24张,雕骨牌32张,骨摋子牛牌2份,纸筹2份,摋子筹1份,文台途器1份,均带木匣。又有锡钱2串。


 

此桌为清宫旧藏,形制古朴,漆面浮起大断纹,似已经历几百年。但桌内上了白色油的棋盘又像是近数十年物,倘非后配,乃经重新髹饰。

 



斤墨工巧

 多功能

 

文人四艺,讲“琴棋书画”,棋作为第二位,足以能证明它在文人精神生活中的重要位置。


重屏会棋图卷

 

宫廷画师周文矩《重屏会棋图》就记实性的描绘了南唐中主李璟和他的三个弟弟:景遂、景达和景过,在宫内下棋的场景。


重屏会棋图 局部

 

文人下棋颇有讲究,而且棋类游戏丰富,这从流传下来的老棋桌就足以见得。


而说到棋桌,不同年代盛行不同的棋类游戏,棋桌也有着不同的风貌和“机关”设置。

 

有专门下棋的,也有多种功能集于一身的。比如有的棋桌,中间是棋盘,一面是围棋,一面是象棋,打开以后,底下还有一个双陆棋的棋盘。


清初 黄花梨棋桌


清初 黄花梨活面棋桌


围棋子儿搁一边,象棋子儿搁那边,上面还有盖。这种桌子让你下棋时非常灵活,你喜欢哪个棋,就用哪个棋盘。

 

象棋、围棋大家比较熟悉,双陆棋可能就相对陌生了。从文学作品中的记载和传世文物来看,双陆这种棋类游戏在古代是非常流行的。



棋桌在唐代就已出现,随着西方传入的双陆棋渐渐流行,在高坐家具尚未完全定型时,双陆棋桌就作为专用家具进入人们的生活。

 

除了日本正仓院保留有唐代双陆棋桌棋盘外,新疆阿斯塔纳也出土有年代最早的双陆棋盘。


1973年新疆吐鲁番阿斯塔纳206号墓中出土的一件唐代螺钿木双陆棋盘

 

双陆是一种类似飞行棋的游戏,在魏晋时期由印度传入中国,大唐时期非常盛兴。宋代,双陆在各地更为普及。当时,北方的酒楼茶馆里,往往设有双陆盘,供人们边品茶边玩双陆。


南宋人洪遵所著《谱双》一书,是专论双陆棋的一本总结性著作,书中对双陆棋的种类、棋子、对弈的方法、布子格式、行子规则等都有比较详细的介绍。


在日本,现存有一部叫做《双陆锦囊钞》的书,书中简要地述说了双陆的玩法。日本的双陆是唐朝时传入的,因此,其格式和行棋方法完全照搬唐式。


根据书中所述,一套双陆主要包括棋盘,黑白棋子各15枚,骰子2枚。其中棋盘上面刻有对等的12竖线;骰子呈六面体,分别刻有从一到六的数值。


辽代法库叶茂台七号墓出土漆木双陆棋盘和棋子,是我国保存最完整的一套双陆棋

 

玩时,首先掷出二骰,骰子顶面所显示的值是几,便行进几步。先将全部己方15枚棋子走进最后的6条刻线以内者,即获全胜。


《内人双陆图》唐 周昉 美国弗利尔美术馆藏

 

由于这种棋戏进退幅度大,胜负转换易,因而带有极强的趣味性和偶然性。

 

今天,除了少数人大部分都不知道双陆棋怎么下,主要原因就是乾隆时期,全国人都拿这玩意儿设赌,清政府在明令禁止使用双陆棋进行赌博的同时,就把这个棋给禁了。


清代任熊《姚大海诗意图》册之《双陆图》描绘了清代上层仕女玩双陆棋的情景


或许,正是赌徒们为了逃避打击,而使得这种非常隐蔽的多功能棋桌,反而被更广泛的运用。

 

多功能棋桌外观与普通桌案无异,平整的桌面供日常使用,掀开后桌面则别有洞天,象棋、围棋、双陆棋一应俱全。


比如费城博物馆收藏的一款知名度很高的棋桌——黄花梨无束腰马蹄足霸王枨


黄花梨无束腰马蹄足霸王枨棋桌


可拆卸的桌面落于四面平结构的腿足与牙条之上,霸王枨大跨度的弯弧十分惹眼,薄而略宽的矮马蹄足很有明朝的味道,但修饰的痕迹明显。


 

从外观上开,你根本无法想象这个简单的桌子,内部隐藏着如此之多的花样。聪明智慧的工匠们,将各种棋盘棋局,合理巧妙的分布在桌面下狭小的空间。

 

再举几例:

 

清早期 紫檀方桌式活面棋桌


棋桌为明式无束腰直足小方桌造型。桌面为垛边做,下设裹腿枨加矮佬。中间嵌装绦环板,四角有坠角牙。


桌面打开后,可见一嵌银丝可翻转式棋盘,一面为围棋局,一面为象棋局。



棋盘取出,其下面的方井内设有双陆棋盘。此外,桌面对角设有两具小方棋子盒,桌子四边的中心部位有四具暗抽屉。



明清时代的棋桌已罕见,此桌紫檀制成,造型高雅,更是难得之精品。

 


清早期 黄花梨高束腰可拆卸棋桌


棋桌为方桌形,采用标准的有束腰、马蹄腿、罗锅枨式,束腰与牙板一木连做并采用高束腰式。



棋桌内装可移动嵌象牙双陆棋盘,两侧有狭长小室,四角有圆形小室并配白铜扭,束腰四面各安装抽屉一具。


拉出抽屉后,整个方形棋盘连同四角圆形小室可以被“和盘托出”,搬移至地面、床上或户外使用。棋盘被“和盘托出”后,棋桌其余各部分即可拆卸。



为便于棋盘在棋桌上的安装,棋桌四角腿顶、束腰端、罗锅枨头分别用“天”“地”“玄”“黄”(千字文首四字:“天地玄黄”)四字标识,因此棋桌每角共有五个字(即四角分别有五个“天”字、“地”字、“玄”字、“黄”字),各抽屉分别有一、二、三、四标识记号,也与束腰上装嵌抽屉处的编码相合,而可移动棋盘本身有一角标识“地”字。



棋桌桌面背面有漆书张记款识,应为清代所有者所添加。

 

清早期 黄花梨有束腰活面棋桌


仅看图片,很难发现这件条桌的秘密。这张黄花梨有束腰活面棋桌,是香港著名收藏家黑洪禄先生,在1989年安思远先生60岁生日时所赠送的礼物。



双层桌面,上层与同类条桌无异。掀开则是丰富的内含。桌面中间挖空,下沉的空间可置双陆,盖面则是围棋象棋两面棋盘。


棋盘两侧上下封闭,中间挖圆孔,设圆罐,可放黑白旗子。另设抽屉,用于象棋子的存放。




下层桌面四角设白铜卯眼,用于上层桌面的定位,心思缜密的设计。

相关话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