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式家具造型艺术意浑然相通超逸脱俗

  • A+


明式家具在世界家具中作为一种独特的审美典范已广为人们接受、喜爱,闻名遐迩,其所表现出来的儒雅风韵和人文气质综合反映了那个时代文人的艺术追求和审美情趣,可以总结为八点。




君子不器


明初,随着商品经济生产的发展和市民阶层生活情趣的要求,吉祥如意图案在民间普遍流行,上层达官贵人推波助澜,特别是“缠枝花纹”和“夔龙图案”,严谨工整,华丽优美。


在工艺装饰上,也形成了一定的规格,所有这些都在明代家具的装饰风格、造型艺术、工艺构造上得到充分的体现。


黄花梨香几 局部


明代家具制作的重镇苏州,是当时全国手工业最密集的地区。至明后期,苏州等地出现“富贵争盛、贫民尤效”的风气。明清家具


这不仅仅体现在服饰上,当时的婚嫁习俗、家庭摆设对家具提出了新的要求,到了“既期贵重,又求精工”的地步。除以当地榉木制作外,纷纷启用黄花梨、紫檀、乌木等优质硬木加以精工细作。



黄花梨刀牙板平头案


这一时期唐寅、李渔等文人骚客纷纷加入家具的设计、风格的研讨、时式的推广,特别将个性化的艺术思想融化到具体的器具之中。


使得那时文人的思想、艺术和独特的审美观都得到了充分的体现,同时,也使明式家具制作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大红酸枝


黄花梨霸王枨四面平条桌


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明式家具是器,但已进乎道,这核心是人,是物与人共鸣的人。


明式家具之所以能登上大雅殿堂,能成为大家共认得古典家具的审美典范,这里就必须谈到明清两代的文人,即中国古典文人审美情趣。



子曰:君子不器


精神素描


晚明时期,中国文人良好的儒学修养使他们始终抱着积极入世的姿态。他们既不能忘情于魏阙,但又悠游于山林,这种矛盾但又统一的人格特征,成为中国文人的一种基本特点。大红酸是价格


黄花梨几何纹围子六柱架子床 局部


这种境界构成了“天人合一”的审美态度,也使明清文人的清高品格得到升华,使明清文人在明式家具的创意设计、创作的实践中充分展现出“空灵、简明”天人合一的审美境界。


从而使明式家具的艺术成就达到了前所未有的艺术高度,成为世人仰慕的“妙品”、“神品”。


一腿三牙方桌


明清之际,文人平民化世俗化的倾向更为突出,与世俗生活的相融度也更加提高。


这时,文人的气质、学养、审美理想进一步进入世俗生活,更重要的是文人的介入提升了世俗生活,精神世界的物化现象就极为鲜明,明式家具就是典型的代表。



今天的人们通过观赏明式家具超时空、超民族、超国界的永恒艺术之美,去体会明清文人参与明式家具设计和创作的艺术情趣,去体会明清文人在明式家具所寄托的审美心态,去体会明式家具中所展示的明清一些文人“自心是佛”,安静闲恬“清净心”的遗韵。


黄花梨三弯腿榻 局部


简约空灵


明式家具的最大艺术魅力就是素雅简练、流畅空灵,但简练是第一位的,删尽繁华,才能见其精神,达到艺术审美的最高境界。


一句简素空灵,把明式家具的最高审美指向表达得淋漓尽致。


黄花梨如意纹圈椅局部


体现简素空灵之美的家具被推为上乘之品,是有其艺术渊源和文化背景的,它直接受明清以来文人画的影响,两者在审美旨趣上一脉相通。


明代文人画及其对线条和墨韵的追求,就是强调线条所勾成的刚柔、焦湿、浓淡的对比,勾成粗细、疏密、黑白、虚实的反差,勾成运笔中急、徐、舒、缓的节奏的处理。


黄花梨灯挂椅成对


以净化的、单纯的笔墨给人的美感,表现文人内心深沉的情感、精深的修养、艺术的趣味、独特的个性,展现其文人性情深处超逸脱俗的心态。

明代文人对简素空灵的艺术表现形式的追求,反映在由文人直接参与设计制作的明式家具中。


黄花梨如意纹圈椅


明式家具的质朴典雅、简素大方的气质,同时又不失功能的适用、形式上的完整和技法的老到,将“用”和“意”浑然相通、融为一体的高超技艺以及把握美感、追求闲逸之趣的文人化倾向,都值得人们品赏回味。

相关话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