檀香紫檀(俗称小叶紫檀)被列入涉危管制 迫切寻找红木替代用材

  • A+



不仅仅是国标《红木》树种,包括一些红木替代用材也同样因不可持续而被列入涉危管制。

将染料紫檀(Pterocarpus tinctorius)列入CITES附录II。并不附带注释,包含了该树种所有易于识别的部分和衍生物。


2019年5月23日,即将在斯里兰卡举行的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第18次缔约方大会(CITES CoP18),公布了份来自马拉维的提案。这份提案引起红木业界议论纷纷。




在中国红木市场真正开始发展的这十几年来,红木树种不断被增列为濒危保护物种,几乎成了每一届国际濒危大会的常态。


在2016年9月24日的第17届CITES缔约方大会上,红木国标中的全部15种【黄檀属】树种(包括香枝木类、红酸枝类、黑酸枝类),以及【紫檀属-花梨木类】中的刺猬紫檀,被CITES组织列为国际二级濒危保护物种。


加上2016年之前陆续被列入国际濒危管制的檀香紫檀(俗称小叶紫檀)等红木树种,29种国标红木树种中,被濒危管制和国内保护的已达19种。


国标《红木》树种,几乎全军覆没。如今,原先5属8类33种的红木树种中,未受管制的仅剩寥寥11种:花梨木类的安达曼紫檀、大果紫檀和囊状紫檀;鸡翅木类的非洲崖豆木、白花崖豆木和铁刀木;乌木类的厚瓣乌木和乌木;条纹乌木类的苏拉威西乌木、菲律宾乌木和毛药乌木。


不仅仅是国标《红木》树种,包括一些红木替代用材也同样因不可持续而被列入涉危管制。


巴西花梨木作为红木替代用材,它的三个树种也均已被列入国际二级濒危(德米古夷苏木、佩莱格里尼古夷苏木、特斯曼古夷苏木)。


近年来,由于中国市场需求旺盛,染料紫檀的贸易体量巨大(包括合法贸易及非法走私),使该物种的生存面临严峻挑战,引起了国际上对该物种可持续性问题的关注,因此出现了要求将染料紫檀列入附录II的提案,并将在大会上进行审议。


虽然现在只是提案,但在历史上,凡涉及到增加管制物种的提案,在CITES大会上审议时绝大多数都会通过。该提案,在CITES大会审议中通过几乎毫无悬念。


染料紫檀列入濒危管制后,必然会对供应链带来影响,但到底会造成多大冲击,目前尚未可知,只能屏声静候。


染料紫檀,俗称血檀,很多人又叫它赞比亚血檀、赞比亚紫檀。因酷似小叶紫檀(檀香紫檀)而走红于红木市场。


在2013年之前,小批量进入国内的血檀,不仅坑了许多消费者,也让许多红木厂老板结结实实的栽到了坑里。



2013年年底,随着血檀大规模进入国内市场,窗户纸慢慢被捅开,血檀也从幕后走向前台,从替身转为正角,以真身出现在大众视野中。


不过,国内市场上的血檀本身也材质参差不齐:


有的在管孔径、密度方面达到了红木国标的紫檀木标准(紫檀木标准:紫檀属树种;气干密度大于1.00g/cm³;平均管孔弦向直径不大于160μm)。


有的管孔粗、油性差、密度低,拿去冒充小叶紫檀的话,分分钟让人打到扑街。不管是原木还是成品,价格也相差很大,最高(北部料)与最低(坦桑料)之间甚至能相差十倍。



现在市场上俗称的血檀,学名染料紫檀,最早见于韦尔维茨的《安哥拉植物发生地理记录》(1859年)。


二十世纪六十至七十年代,植物分类学家通过对比整理,确认染料紫檀为这些品种的统一名称,主产地为刚果、坦桑尼亚、赞比亚、安哥拉等国家。所以,现在市场上的血檀(染料紫檀),材质存在明显差异合情合理。



从产地和料质上来区分,现在国内市场上主要的血檀料有四种,如果按等级来分:


第一种是料质最好、价格不菲的赞比亚北部料。


北部料是赞比亚血檀中精选出的精品,密度高,油性足,外观上确实与小叶紫檀极其相似。




直到血檀冒充小叶紫檀的把戏已经大白于天下了,依然有一些木材商用它冒充小叶紫檀出售,改称其为小叶紫檀北部料、斯里兰卡料。



这种料都是在赞比亚产地精选出来的。色深、油大、密度高,在料质上确实可与小叶紫檀媲美,如果仅靠眼力看,分分钟走眼。


所以,打着“小叶紫檀北部料”的名头也还是蒙了一些人。




小叶紫檀(檀香紫檀)产于印度南部安德拉邦东高止山脉南段的古德柏、蒂鲁柏蒂、吉杜尔这几个区域,印度北部根本就没有檀香紫檀这个树种生长。(以上结论既有学术资料记载,也实地到印度了解过,无需质疑)


血檀与小叶紫檀无论多么相似,但毕竟不是同一树种,内含物不同,所以气味是鉴加小叶紫檀与血檀最准确的方法。(详情查看:走出误区!手把手教你鉴别小叶紫檀真假的正确方法!


第二种是赞比亚料


产地赞比亚的血檀,最早是在2010年下半年进入国内市场,当时以带皮料为主,由于径级小,白皮厚,出材低,一度不被看好。


直到一些厂商看出门道,用来冒充小叶紫檀才开始被重视。



赞比亚血檀料是2013年、14年时国内市场上血檀料的主力,也是血檀中的最有影响力的代表。


所以,现在市场上才通常会不论产地,把血檀都统称为赞比亚血檀或赞比亚紫檀。



油性密度普遍比较好,其中不乏精品,主要问题是口径普遍小,出材率不高,对厂家来说成本比较高。


现在,一般用这种料做的厂家都会特意强调一下他用的是正宗赞比亚产的血檀料。


第三种是刚果料。


刚果血檀料的油性和密度也都还不错,其中也有些精品,但总体来说略次于赞比亚料。



与赞比亚料相比,刚果料口径较大、条杆直,出材率要高一些,所以刚果的血檀料很受生产厂家的欢迎。目前,刚果血檀料是正宗血檀市场上走量最多的一种。



第四种就是坦桑尼亚的血檀料。


虽然在家具市场上少有人提及这种料,其实它被称为“血檀”进入国内应该是最早的(2006年),以板料、精方料为主,以前主要在河北一片用的比较多。



客观的说,坦桑尼亚血檀料的油性、密度都不太理想,管孔较粗大,颜色偏浅近粉红色,各方面都与小叶紫檀相差甚远。



但胜在价格便宜,出材率又好,同时名字也叫血檀,所以批量做这种料的红木厂家还不少。


如果遇到明显低于市场价的血檀成品,看着又没那么像小叶紫檀,那很可能就是这种料了。


相关话题(文章)